您当前所在的位置: 首页 > 网上服务 > 公共服务 > 贞丰教育 > 师生作品
丰茂之都
浏览次数:   字号:[ ]  [关闭]
视力保护色:

 

丰茂之都

王荣仁


    花牌坊、电影院和大西门三个地点连成一条马蹄形的街道,这就是我少年时候的贞丰县城。要么看一场电影,要么看一集录像,不然,即使是闭着眼睛,用不了十分钟就能走完整条街。贞丰县原名永丰州,清嘉庆年间,嘉庆皇帝赐匾“忠贞丰茂”,故而得名贞丰。去年,有一位外出多年的故人回乡,他在城里迷了路,我一点都不感到惊讶。贞丰这些年的变化,如果不是一直如我一样坚守的人,在城里迷路是很自然的事。贞丰如需重新更名,我更愿取“忠贞丰茂”中的“丰茂”二字。

    走进一座城,你也许会忽略繁华的街道,忽略林立的高楼,甚至是地标性的建筑。城市终因喧嚣而繁华,这是共性,所以更容易被忽视。不同的是,每一座城也都有它独特的地理环境和历史文化底蕴,这也是最能牵动人心的地方,贞丰这座城也不例外。

    贞丰城西的湿地公园,绿树成荫,流水潺潺,是周末一家人外出散步游玩的好去处。若在平时,最为吸引人的还是布依古城和丰茂广场。

    布依古城位于贞丰老城区。远望古城的门楼,拱形的门像是一条短短的隧道,透过“隧道”,可以窥探到街面两旁古色古香的商铺。仿古的石墙高大而厚实,抬头仰望,门墙上的门楼青瓦红柱,垂檐翘角,金黄色的楼檐镂空雕花,火红的大灯笼挂在楼檐下,随风舞动。门墙上凸起的“大西门”门匾,依古文格式,繁体,从右往左读,灵秀飘逸的隶体书让古朴的门楼多了几许清雅。

    穿过门楼,青石板铺地的街面两旁,临街的商铺一家紧挨着一家,仿古的题字招牌随着纵横交错的巷道曲折迂回,让人眼花瞭乱。酸汤鱼、糯米饭、粽子、裹卷粉……从主食到简餐,每一样都独具地方特色,每一样都很诱人。马草巷、田坝街、鱼塘街、后排街……单从五花八门的巷名,就能让人浮想联翩。古城内,每一个巷道似乎都能给人一个惊喜,文昌宫、阁楼、谭家大院、马二元帅府,天主教堂……这些古迹或临于街面,或傍于山间,或隐于民居,都古朴典雅而又各有千秋。

    我尤其喜爱鱼塘街旁的文昌宫。文昌宫建筑群依山而建,分前殿、左右配殿和正殿,由高到低,错落有致。前殿和正殿为木质结构,飞檐曲顶,双步回廊,显得大气而沉稳;配殿是砖墙,窗栏镂空雕花,金光闪闪,端庄而又不失灵秀。文昌宫前有一个长方形的荷花池,要步入文昌宫的前院,必须经过荷花池上那道“中”字形的一竖木桥。远远望去,文昌宫的正殿酷似繁体的“高”字,与古城外的文笔塔遥相呼应,古人取义“文笔高中”。我曾读过彭忠阳老师的《文昌宫夜读》,那一夜,“国学读书会”对文昌宫文化的深挖和珍视,令我非常感动;从古至今,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!他们呵护着文昌宫的文化,固守着内心深处的初心笔耕不辍,这也是我偏爱文昌宫的原因。

    夜晚闲庭信步,古城是最好的地点。当夜幕降临,古城上空彩灯闪烁,飞檐翘顶的仿古建筑金碧辉煌。商铺前人来人往,灯笼照在街面上,从青石板上反衬出朦胧的光,让古城的巷道多了几分迷离。如果累了,你可以在阁楼前小广场旁的长椅上躺下,在这样迷离的夜色中,没有人会发现你脸上的倦意;如果饿了,你可以在巷道中随意找一家夜宵,烤土豆或烤鱼,总有一种能满足你的舌尖;如果游兴未尽,你可以找一间茶馆或酒吧,听一曲轻松的慢乐,它会让你卸掉一天的疲乏。

    在贞丰久居的人都知道,如果说古城属于夜晚,那么,清晨的时光无疑属于丰茂广场。丰茂广场位于贞丰城区西北面,属于生态公园城市综合体项目。贞丰城扩展到今天,丰茂广场已位居城区中心。

丰茂露天广场很大,可容纳数千人。每逢节日演出或赶集日,这里可谓是人山人海。广场的前方安放着一块4米来长的大青石,像一只抬头弓背的大鳄鱼,“丰茂广场”四字雕刻在“鳄鱼”的身上,凹刻字样,颜色艳丽,特别醒目。青石两旁立有巨大的牌坊,每个牌坊均是两小一大三个拱门,门顶悬着两樽牛头石雕,牛角朝天,很有力量。两座牌坊以青石为轴心,对称耸立,像是在招揽游客。广场左右两旁各矗立着六根粗大的图腾,每根图腾上都刻有浮雕。布依织布、苗家走亲、祭祀敬酒、竹筒传情……贞丰的民族风情,全浓缩在十二根图腾上,让人们忍不住驻足仰望。每根图腾后都栽有一棵大榕树,枝繁叶茂,似乎在极力阻拦来自商贸区的喧哗。

    演出舞台高过广场,需拾级而上。舞台呈一个宽大的椭圆形,左右两边垒起两米来高的装饰石墙,墙面雕有民俗文化的浮雕。两面墙前分别耸立着“三牛背鼓”的铜雕,它们各自为阵,虎虎生风。十二根“门”字结构的方形水泥柱架,一律向舞台倾斜,构成了舞台的背景,这便是廊架。廊架的每根横柱上,都悬挂着贞丰县内近年来涌现出的“时代好人”简介牌,能量满满,令人折服。

    廊桥下是小孩们最喜爱的观景湖。观景湖依地形而造,分上下两湖,上湖扁窄弯曲,顺着山势迂回。下湖很宽大,被栈桥和凉亭分割为多个小湖。湖中有人工岛,高大的芭蕉树倒映在水中,随水波摇晃。水从廊桥旁的水池里流出,在池边形成一股小型的瀑布,小瀑布翻涌而下,流入上湖,在湖边形成新的瀑布群,最后流入最低处的下湖。这片水域的红鲤鱼也最多。湖中的栈桥上,孩子们刚在这一处撒下一把爆米花,鱼儿们从远处寻味而来,有的还来不及尝尝味道,孩子手中的爆米花又撒向了远处。鱼儿在池中跳跃翻飞,水花四溅;孩子们在栈桥上来回奔跑,欢声四起。此时,孩子们似乎忘掉了湖中的风车和绿树掩映下的石雕恐龙。大人们有的站在凉亭下,有的坐在湖边的木椅上,他们一边看孩子一边攀谈,时而挥手比划,时而俯耳低语,其乐融融。

    清晨的广场空气清新诱人。露天广场上,广场舞、太极拳、慢跑、徒步……在轻快或舒缓的节奏中,人们都在为一天的生活养精蓄锐。从广场的舞台往右,走过健身场,是一片清幽的密林,曲径通幽;高大的银杏树下,精心修剪的矮木长青。携一本喜爱的书,在那圆柱翘顶的凉亭,或者找一张长椅,静静的,除了鸟鸣,没有人能惊扰到你的闲情雅致。我是一个喜欢清静的人,尤其是在微亮的早晨,一个人闲步于密林中的栈道,是一种难得的享受。栈道两旁,粗壮的榕树下灌木丛生,鸟儿在灌木丛中上窜下跳,鸣声清脆悦耳。也许是几年前游客在灌木丛中随意扔下的一颗桃核,此时竟是一木争春。桃树“金鸡独立”,枝未抽芽,花已绽放,桂树虽已抽出艳红的嫩芽,但在若隐若现的原生青石中,野生的桃树还是以“一枝独秀”的姿态预告着春的到来。有时,一个陌生的游人在栈道上释放一声粗犷的长吼,我竟不觉得厌烦。在一座人来车往的城里,能找到一处尽情释放的地方,这是我无法拒绝的诱惑。也许是心有灵犀,在这样的早晨,我也会心无旁骛地长吼一声,于我,是一种应和,更是一种表达。

    儿童游乐园仅有一个滑滑梯,但孩子们仍玩得不亦乐乎。游乐场的中央,圆形的花坛围着一棵一抱来粗的大榕树,枝条四散,细叶密叠。这是一把浑然天成的巨大雨伞,即使是细雨绵绵的清晨,老人们仍能在这巨大的伞下斗鸟玩棋。真的很羡慕遛鸟的老人们,他们有心、爱生活。他们在游乐场旁的树林边横着拴起了几根竹竿,鸟笼就挂在竹竿上,“咦哟咦哟哟……”画眉鸟的鸣声还引来了几只不知名的鸟儿,让广场多了几分乡村的韵味。

    丰茂广场背靠教育局、文化馆和“融媒体”中心。在一座人工雕饰的广场内,除了文化和鼎沸的人声,还有鸟鸣,这是贞丰人的骄傲。

前段时间,朋友给我了讲了一则故事:老李,贞丰退休职工,性格倔强。独女毕业后认识了籍贯北京的男友,男方也是独苗。老李给独女下死命令:要么分手要么让男方来贞丰。女儿很不解:“爸,你太霸道!”老李怒眼圆睁:“我一辈子就养了你这么一个女儿,我就霸道了怎么了?”也许是应了“有缘千里来相会”的古话,老李独女的男友先来到了贞丰,然后极力撺掇他的父母先到贞丰看一看再做决定。碧蓝的天空,清新的空气,繁华却不失清雅,这就是从北京来的两位老人眼中的贞丰城。他们决定出租北京的房子,就陪着儿子儿媳定居贞丰。

    古城古韵悠悠,广场幽情款款。贞丰!它以独有的魅力迷住了家乡人,引来了外乡人,真不愧是“丰茂之都”。

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

上一篇:
下一篇:

相关信息